icon-search
icon-search

【人文書籍】針鋒不相對

RM 42.00
- +
icon-bag Add to Cart
Home

以「尊重」與「自由」為名,大學校園裏,師生共舞,高潮迭起。
在有話直說、一針見血的教學現場背後,其實含藏著為人師表觀機逗教的智慧,
與暗下鍼砭的一番苦心……

真正的領導,是可以影響本來跟你信念不一樣的人;懂他的心意和需要,幫助他解決問題,讓他拋棄成見、支持你。——「啄木鳥老師」謝麗華

~~~

作者: 謝麗華

曾任執業律師。第一次與證嚴法師見面,領受慈悲教示,三個月後離開律師樓,投身教育工作。後接任馬來西亞韓江中學校長,因緣際會來到臺灣擔任慈濟志工,也因此留任慈濟科技大學人文室主任至今。著有《歡喜感恩》、《人生這條路》、《欒樹紅了》、《青年軟實力》、《青銀之間——慈懿代間教育的故事》等書。

~~~

【作者序】

「啄木鳥老師」養成記

小時候我在鄉下學校念書,校長林道深是一位嚴肅但充滿愛心的教育工作者;他平日住在學校宿舍,放學後還會到校外去巡視。當抓到學生校外行為不軌,除了即刻糾正,還會帶回學校懲罰;小男生惹禍了,隔天上學前屁股還會墊著簿子,準備迎接校長的藤鞭。就是我,也曾領教過校長的教訓;大家提起校長,盡是緬懷和稱頌他的責任感和教育愛,好像被打過,是一個「被教育過」的榮譽見證。

老校長在鄉下小地方一待十多年,被派往他校時,我剛好小學六年級,他到各班送給每一位同學柑仔(橘子),勉勵我們要努力讀書,將來才能「苦盡甘來」;說時,我們師生都淚眼相望,很多的不捨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對這一幕印象特別深刻;從此以後,校長成了我人生中景仰的人。之後,我每年都會給校長寄賀年片,校長也必回信給我。我們一直保持聯絡,我也多次去探望過校長,直到二〇二〇年二月校長與世長辭。

校長像父親一樣關心我,對於我每一個職涯的轉變,還有參與的社會工作都了如指掌。我每次都跟他重提「苦盡甘來」的故事,告訴他我有聽進去,校長表示很欣慰。

後來,生命中出現的幾個重要的老師,在成長階段給了我很多的觀念導正;像我們成績不錯的學生難免得失心重,老師或用「諷刺的」、提醒的,及時糾正我們觀念的偏差,引導我們多為班上同學付出,成為「有用的人」,而不是聰明的人。

當然也有老師很真誠地疼惜、教導、陪伴,從中學到大學畢業,亦師亦友,互動就像家人般,像黃雅施老師;是他們在我心裏種下了將來也要成為一位老師,幫助學生成長的心願。

只是因緣際會,我大學進入法律系,而後當了幾年律師,也在那近十年的浸潤中漸漸形塑了律師個性,之後才轉任教育工作。還好有因緣接觸證嚴法師,他引導我認識佛法,他教育眾生的智慧讓我深深著迷,不僅啟發了我,也試著學習。

只是畢竟是外國人,剛來到臺灣時,雖然我也聽得懂、說得了中文,但總是在溝通和表達上讓人覺得衝擊,讓自己覺得委屈。後來透過反省、修正,我慢慢變成一個快樂的老師,可以講心裏的話,學生似乎也能夠理解、接納老師的建言,並給我起了「啄木鳥老師」的外號。有時他們來聊心事,有時我主動發現問題,教學相長,於是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就自然地發生了。

當《針鋒不相對》一書整理、編輯完成,重讀時,我才發現,在我和學生互動中,有很多當年師長為我付出的影子,我不知不覺地在複製當年小學校長的嚴肅與愛,還有中學老師調侃、刺激、激勵我們的語氣。原來教育愛是可以被傳承,重要的是過程中的「真誠」。

當年我的老師如此的誠懇,給我們的愛那麼無私,那是我一輩子最珍貴的禮物。所以,現在人家問我,教育那麼艱難而充滿挑戰時,要用什麼心態?我都會說:「對待學生以誠,反觀自己以正。」唯有內心無私、不討好,沒有被激怒,我們才能夠正確地幫孩子「把脈」,並施於苦口良藥。

在〈藥師如來十二大願〉的第三願:「願我來世得菩提時,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,令諸有情皆得無盡所受用物,莫令眾生有所乏少。」當老師的,也應該有此志願,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,希望有無邊智慧方便,隨順不同的根機,令學生皆得無盡受用的人生智慧,將來也能富足、快樂;就是有苦,也會苦盡甘來。

拙作數篇,野人獻曝,雖非嘔心瀝血之作,卻絕對有笑有淚,所以還是跟教育同道說,不要相信教育「有教無淚」。

Your Cart
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.
Continue browsing here.